青魇

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

之前更的一篇文

沈巍×韩沉

整了个百度云

有兴趣了解一下吗

卧底韩沉的故事

还真是喜欢让韩沉当卧底啊

沈巍冷血杀手动了情


说来你可能不信,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6)完结。沈巍×韩沉。

林静在地上挣扎着,该死,自己被摆了一道。


沈巍跟韩沉走后,沈面便动了林静的主意。


“你看,我这被关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你把我放出来,我们一起逃出去,我逃了这两年也累了,我跟你回去自首,真的。”


林静这个科学怪人,稀奇古怪的想法一堆,遇上这种事就脑子短路。


沈巍的密码锁难不住他,分分钟解开了。


“呵,谢谢你了,为了感谢你,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。”一棍子打晕了林静。




韩沉依约来了。


“你们做警察的,都这么讲义气锕?”


“你想怎么样。”韩沉不想多跟他废话。


“爽快,一命换一命,怎么样?”


“好。”


沈面把韩沉捆在了椅子上,“韩警官,你可别想耍花样,这家伙的命还在我手里,他身上还藏着炸弹呢。”沈面得意的笑。


砰一声,门被撞开了,沈巍提起枪指着沈面,“放开他!”


沈巍一醒来没见到韩沉,觉得情况不对,马上打开手机,他让林静替韩沉去除芯片时留了个定位器在他身体里。


“我的好哥哥,你到这时候还偏帮着他?”沈面露出一丝玩味儿的笑容,“哥哥,这个人对你根本就是虚情假意的,你以为他真的对你有情?他接近你就是为了探听组织的秘密,被你发现了就牺牲色相讨好你,你以为他不知道我发现了他的秘密去告发他?不然那天警察怎么会那么刚好出现?这个人就是为了引我们入局才假意要跟你远走高飞!哥哥啊哥哥,你怎么这么傻。”


“够了!不要再说了!”沈巍愤怒的捶了一把墙壁。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些,当日警察来时他就觉得不对,可是他不愿意去想,他不愿意相信是韩沉骗了他,利用他。他那么爱韩沉,韩沉也爱他,一定不是这样的。但是看韩沉现在红着眼睛沉默不语,他的心便凉了,一切都是假的。


沈巍没有再追问韩沉事情的真假,他怕韩沉亲口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
韩沉想要挣开绳子的束缚,却是徒劳,“小巍,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听我说。”


“够了,韩警官,你觉得我哥还会相信你吗?”沈面举起手中的枪,“哥哥,就让我替你杀了他吧。”


一声枪响,韩沉无力的闭上了眼睛,却发现没有感受到疼痛。他猛的睁开眼睛,沈巍挡在了自己身前,胸口一片被血染红,“小巍!”


门外埋伏的警察听到枪声冲了进来,制服了沈面。


沈面似是没想到哥哥竟是到这一刻还护着这人,连命也不要。“哥哥,你为了这个人命都不要了?你看,他就是带着警察来要抓我们的,哥哥,你又被他骗了。”


“小巍!小巍你别怕,我们去医院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韩沉被同事松了绑,紧紧抱着沈巍。


沈巍染血的手抬起来摁下了韩沉想打电话的手,“来不及了。原是我信错了人,错付了真心……咳咳……可我一点也不后悔……”


“小巍,你别说话了,你撑住!”


“我终究,还是舍不得你死。”


“小巍,你听我说,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


沈巍的手垂在身侧,他不到韩沉的解释了,永远也听不到了。




韩沉被迫跟沈巍分开,看着沈巍被盖上白布。


韩沉瘫坐在角落,不是这样的,他不是骗沈巍的!他对沈巍的爱,一直都在克制,他有自己的任务,他有着作为警察的坚持,那日去码头,他是知道沈面他们会来,也做好了准备安排好了警察,可是他没有想要把沈巍也交出去。他准备的三日,安排好了沈巍在交战中跟他假死,他便可以带着沈巍离开,再不管这里的一切。可是没想到计划却没有实现。而今天,他本想一人出来料理了沈面,却不曾想沈巍会出现,还……明明是他教自己,作为杀手不该有情欲,他怎么自己就那么傻呢,韩沉宁愿死的人是自己,也不希望沈巍不明不白的离去。太晚了……


韩沉想从口袋掏根烟出来,却摸到了一把钥匙,不知沈巍什么时候放进自己口袋里的。钥匙有点眼熟……是自己卧底时住的那间小公寓!


韩沉避开了同事,一人前往了那个熟悉的地方。打开门,一切的陈设都跟当年一样,只是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变成了双份。房间很干净,想必是有人经常来打扫。小巍……这两年你过得很辛苦吧。


书桌上放着一张照片,是他们在酒吧喝酒时被人偷拍的,两人凑的很近,韩沉记得那时候,沈巍夺下那人的相机,命人把他打了出去,沈巍说过,他们这一行,最忌讳被人看到样貌留下证据。韩沉以为沈巍把照片销毁了,却不想他竟保留了下来,还好,他留下来了,这是他们唯一的合影,甚至成了他们曾经在一起过唯一的证据。他们不像其他恋人般相处,彼此间连个信物都不曾有。


书房里有个保险柜,韩沉试了下自己的生日,果然打开了,韩沉的心又是一疼,这个人,还真是傻。


里面是沈巍留给韩沉的信。


韩沉:


        去你想去的地方吧,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。我这个人罪孽太深,不值得被原谅。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,配不上你。这些钱是我当教授时存下来的,每一分都干干净净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沈巍


信封底下是一套新的身份证件跟一张银行卡。只有自己的,难道沈巍一开始就没打算跟自己一起离开,他只想让自己得到解脱,然后独自去面对制裁?韩沉不敢在想,一颗心撕裂一样的疼。这个曾经高高在上杀伐决断的人,爱他竟爱的这样卑微。


韩沉带走了他们的合影,去警局交了辞职信,顺便去法医那里偷走了从沈巍身体里取出的子弹。他没有等上头批准他的辞职便用着沈巍给他的假身份离开了。


韩沉去了荷兰,他恢复记忆那晚,沈巍抱着他俯在他耳边说过,“我们去荷兰吧,那里同性结婚合法,还有你最喜欢的郁金香。”


“小巍,我带你来了。”韩沉摸了摸被他制成吊坠的弹头。韩沉拿出自己跟沈巍的照片虔诚的吻了上去,“小巍,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,不用在管别人怎么看了。”韩沉小心的把照片收在自己胸前左边的口袋里,静静的躺在大片郁金香中。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,恍惚间看到了沈巍,“小巍,你来接我了吗?小巍,我爱你!”


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4),沈巍×韩沉。想起来咯

梦很长,一切真实的可怕,韩沉分不清到底哪里是现实,哪里是梦境。




“韩沉,你是我最得意的下属,这个任务,只有你能完成。”


“你放心,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

“只是……”


“陆局您放心,我会注意安全的。”韩沉知道,此次做卧底潜入夜组织凶多吉少,怕是要早做打算了。




“兄弟,借个火呗?”韩沉化名赵云澜,混进了夜组织底下的一个酒吧,明知这酒吧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,警方却一直拿不到证据,赵云澜跟着酒吧老板几个月一无所获,这酒吧老板怕也只是个小喽啰,要接近背后的势利,难,一点线索都没有。韩沉难耐的在酒吧后巷转悠,燥的想抽根烟,却发现自己没带火,见后巷有个带鸭舌帽的男人,便凑上前去。


那人头也不抬,掏出打火机,后巷灯光昏暗,借着火光,韩沉仔细瞅了瞅那人,眼眸低垂,睫毛似是一卷珠帘遮住双目,看不到那人的目光,薄唇吞云吐雾,下巴的线条在烟圈的萦绕下分外美丽。韩沉寻思着,这后巷里出没的多半都是这一带的地痞流氓瘾君子,这美人儿也来做小混混了?真是可惜了。


“谢了。”韩沉转身要走,却又被人叫住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赵云澜。”




韩沉回到酒吧里,见酒吧里的人神色都不似往日,多了些严肃与恐惧,“这怎么回事?”韩沉戳了戳身边的酒保。


“那个人要来了。”


那个人……韩沉寻思着,莫不是组织上层的人要来?赵云澜这几个月只探听到,有一个人负责周围一众酒吧的生意,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只知道他的代号是black。机会来了,这下可以再接近一些了,只是,这该怎么让人注意到自己呢。


black到了,他径直去最里面自己的专属包间,经过韩沉时突然停了下来,“你,跟我进来。”


韩沉一愣,这不是自己在后巷里见得人吗。


包间里的灯光没有全打开,韩沉没有开口说话,想等这个开口,看看局势。


“三天后有个任务。”沈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赵云澜,眼神冰冷,不带一丝情绪。“我会再通知你具体时间地点,拿着这个手机,我会联系你。”沈巍同沈面是夜组织里的杀手,平日里有人“下单”,他们便会出现在酒吧,接下生意。


韩沉不知眼前这人是何目的,自己初来乍到,为何要让自己参加他的任务?韩沉一咬牙,答应了。可这真要让自己去杀人放火的该怎么好呢。




三日后,沈巍带着韩沉出发了。这次的任务,是刺杀一个黑帮的老大。不算是个棘手的事,沈巍没有带沈面来。


可是事情并没有想象之中顺利,黑帮的人个个不要命,一枪射向了沈巍,韩沉不知是当警察本能的反应,还是不忍心这美人受伤,一把将人推开,自己手臂被枪子儿擦过,好在没有打中。沈巍似是杀红了眼,不再恋战,枪枪爆头毙命。




“嘶……”韩沉同沈巍回到了酒吧的包间里。沈巍掏出一个医药箱,丢到韩沉面前,“自己处理掉。”没有一起多余的情感,好歹自己也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。


“你这,不合适吧,怎么说我也是为了救你?”


“不需要,我自然可以避开,无需你出手。”


韩沉这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倒多事了?


“杀手不该有情欲。”沈巍点了根烟。“只有自己的命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沈巍跟弟弟自幼被人收养,养成了冷血无情的杀手,即便是兄弟二人一同出任务,也不会顾及彼此,更不曾在意对方是否受伤,只是这个赵云澜,让自己有些意外,虽摸不清他的目的,但这人让自己多了点好气。


“为什么让我跟你一起去?”


“也没什么,只是最近组织里有人混进来了,你是新来的,试试你罢了。”


“那我通过验证了?”


“你以后就跟着我做事吧。”


韩沉一阵欣喜,这就前进一步了?这枪没白挨。只是沈巍这个也奇怪,说什么杀手没有情欲,自己上药时他又时不时瞥一眼,听到他吃痛的声音,还会皱眉,莫不是自己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的,引得他注意了?


韩沉自然是不知道沈巍怎么想的,不过事情既然开始了,那就别停下。




韩沉跟在沈巍身边,两个人的关系更亲密了些,也慢慢了解了沈巍的事,不由得开始心疼他。若以后有机会端了这组织,沈巍怎么办?韩沉突然有些头疼,舍不得沈巍获罪,可是沈巍犯下太多的罪行了,自己一定不可以手软。韩沉跟着沈巍,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,自然是离组织中心更近了些。便有机会见到了幕后的大老板。


韩沉准备将自己搜集的情报交给联络员,出门前,沈巍却意外到访自己的小公寓。韩沉镇定了一下,把沈巍迎了进来。


沈巍似是喝了酒,“阿澜。”沈巍看着韩沉,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。


韩沉把沈巍扶正,想让他坐下,沈巍却一把抱住了他,“阿澜……阿澜”沈巍只不断叫着他的名字。韩沉一时不知所措,沈巍的胸膛滚烫,吸引着自己不断靠近,韩沉的理智在一点点崩塌,最后将手抚在沈巍的背上,“我在。”


沈巍的头埋在韩沉肩上,嘴里吐出的热气直喷在韩沉的耳朵里,韩沉有些飘飘欲仙。沈巍的手在韩沉身上轻抚,突然一个伸手,掏出了韩沉口袋里的优盘。


韩沉一惊,推开了沈巍,该死,自己这是中了美人计。


沈巍捏着优盘轻笑,“果然是你。”


韩沉闭眼心想,完了,怕是自己小命不保了。


“你们警察办事,都这么不小心吗。”沈巍挑眉看着韩沉,“还是,阿澜被我迷的失了理智?”


“既然你发现了,我便随你处置”


“呵,当真随我处置?”沈巍挑起韩沉的下巴,“这组织是生是灭与我无关,我本就是被困在这局中。若是你想我不告发你,也可以。”


“你想让我做什么。”韩沉知道,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
“阿澜……”沈巍一把扯过韩沉,堵上他的唇,撕咬着他的唇瓣,“我要你。”




评论上车咯

说来你可能不信,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3)沈巍×韩沉

没想到更不完。。。呜呜呜,脑洞开太多。巍巍切开黑。


暗门背后是一间密室。沈巍摘下眼镜走了进去。


“哥哥,哥哥,你放了我,求求你。”与他走着同样面容的沈面被关在一间小隔间里。


“呵,别怕,我的弟弟,很快,韩沉就会想起我了,到时候,我就带他来见你,是你告发了他,我要让他亲手杀了你。”


“不要,哥哥,我知道是我错了,可是现在他不也好好的吗,放过我。”


“放过你,谁来补偿我们之间失去的这些日子,这些感情,如果不是你,我们早就远走高飞了。”


“不要……哥哥……”沈面无力的跪下。


沈巍继续走进去里面一间,在电脑前坐下,打开搜索到了一个人——林静。




“韩神!案子破了!失踪的五个人都找到了,毫发无损,不过只抓到了几个小喽啰。”周小篆兴奋的跑来办公室。


韩沉刚回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,这么快就破案了吗。


“说来也是奇怪,我们查了这么久,一直一点头绪都没有,除了被我们发现了沈巍。我们去查沈巍的时候,夜组织自动出现了,然后处处留下了蛛丝马迹让我们发现……”周小篆托着下巴说道。


“啧,我们小篆机灵了,还能想到这些。”韩沉陷入了沉思,小篆说的没错,这一切来的太离奇了,就好像是为了指引着他们找到沈巍,找到夜组织,这背后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。这沈巍到底是个什么人呢。




韩沉没来得及多想,手机响了起来。是沈巍。


“韩警官,我之前托私家侦探查过我弟弟的事情,现在有了些眉目,想想还是要告诉你比较好。”


“哦是吗。我去找你。”


“好,我晚上没课,下午放学见吧。”


“我去接你。”韩沉不知道沈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是不管怎样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自己必须去这一趟。




韩沉把车停在校门口,靠在车门上等沈巍出来。一路的女学生经过都忍不住回头看看他。韩沉是真的好看,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下巴的线条诱人想去触碰,黑色的衬衫有种禁欲系的味道。


沈巍皱了皱眉,这个人还是这么招人喜欢。


“韩警官,有些材料在我家里,不如去我家说吧。”


“这,也好。”




“韩警官请喝茶。”


这家伙不会又想给自己灌迷药吧?“谢谢,有什么材料给我看看吧。”韩沉接过茶杯,放在了一边。


沈巍见那人没有喝茶,转身去书房拿东西。韩沉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。


沈巍走回来的时候,连一丝脚步声都听不见,韩沉只觉得脖子一痛,便没了知觉。沈巍拿着注射器冷笑,还好这些年自己的身手没有退步。




韩沉再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病床上,四肢被都被拴着,他挣扎了一下,发现都是徒劳。该死,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。不对,自己明明提高了警觉,连自己都没发现沈巍下手,这人必定不简单。


沈巍端着吃的走了进来,“你醒啦,来,吃饭吧,我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。”
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
“别急,你先吃饭,很快你就会起来我是谁了。”


“你告诉我!”韩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肃杀的味道。


“好吧,你看看这个人是谁。”沈巍指了指边上躺着的另一个人。


“这……这是林静?”韩沉见过这个人,是科技组的高手。这人怎么会在这里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韩沉越发看不懂沈巍,听他这意思,自己本就该认识他?虽说第一次见到沈巍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,可是凭自己的记忆,不会出现认识的人被自己忘了的事。


“上回你喝了酒被我迷晕,我检查过你的身体,你的脑袋里被人植入了芯片,抹去了记忆,就是这些人!是他们,他们对你做了这些!我把他抓来,就是要让他把你的芯片去除,恢复你的记忆。”


“你疯了!这不可能!我的记忆从来没有断过!”


“韩沉,别怕,很快,很快我就会让你想起我,我们就可以继续在一起了。”


“不,你是魔鬼,你放了我,放了他!”


沈巍不再听他的叫喊,他知道,只要他记忆恢复,一切都会好的,他又给韩沉打了一针。




“替他去除芯片,否则的话……”沈巍冷冷的看向林静。


林静吓得一个哆嗦,点点头。




韩沉觉得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,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里有人拉着自己不停的跑……找不到一个落脚点。

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2)沈巍×韩沉

虽说这有了新的切入点,可是这不知死活不知身份的同胞弟弟,要怎么去找,韩沉又是一阵头大。




“韩神!有消息了!”


“什么?!”韩沉从办公室的沙发上跳起来。


“有人寄来了邮件,说五个失踪的人在他们手里,还附上了照片。”


“是什么人干的?”


“署名只有一个夜字。”


“夜?难道是……”


“嗯,应该就是沉寂了两年的暗黑组织夜。”


韩沉记得,这个组织几年前在警界闻名,贩毒走私杀人放火无恶不作,警方始终追查不到下落,两年前,突然销声匿迹警方封锁了一切有关的消息。想到这里韩沉不由得脑壳一疼,怕是最近太辛苦了。




“韩神,陆局找你。”




“陆局。”


“来啦,这段日子你也辛苦了,这个案子既然已经有了头绪,就交给其他组的人好了,看你最近精神不好,要不要放个大假休息一下?”


“陆局?您这是什么意思。”韩沉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几年来他几次想放假休息陆局都不肯,这次怎么这么主动,还不让他继续接管这案子了。


“我这也是体恤下属嘛。”


“那,这案子,真的是夜组织干的?”


“这件事你就不要再过问了,我已经交给其他人了,你就安心休息吧。”


韩沉不再追问,陆局不肯松口,他就自己查,这件事,跟夜组织有关,跟沈巍的弟弟,或者沈巍本人,必定有什么联系。




韩沉被放了大假,也不闲着,决定去碰碰瓷。




韩沉提着酒瓶站在上次遇见沈巍的巷子里,他调查过了,沈巍今天晚课。


果然,蹲到了沈巍。




“韩警官?”


“哟,这不是沈……沈教授吗……嗝……”韩沉带着点醉意。


“这,韩警官怎么喝了这么多酒?”


“呵,失恋了。”


“韩警官,有女朋友?”沈巍要紧了后槽牙,吐出这几个字,扶着韩沉的手紧了紧。


“前……前女友……分……分手了。沈教授,这么在意我啊?”韩沉眼神迷离的看着沈巍。


“没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沈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整了整情绪。


“我有点累,你扶我去你家坐坐,让我喝个醒酒汤呗?”


“这……”


“不合适就算了,没事儿,我自己走回去。”说完踉踉跄跄要走,差点摔了一跤。


沈巍一把拉起韩沉,“走吧。去我家。”


韩沉心里窃喜,这下有机会再探探你家了。




“韩警官你坐一下。”


韩沉四下张望了一下,这,这不是监控里那顶鸭舌帽吗?沈巍这是有心还是无意让自己看见?这是他的还是他弟弟的?


“来,喝了这醒酒茶吧?”


“哦,谢谢沈教授了。”韩沉接过醒酒茶一饮而尽。“沈教授啊,你平日里就一个人住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“那……”韩沉还想说什么,只觉得一阵头晕,奇怪了,自己酒量没那么差啊,况且自己也没喝多少,这,难道是……韩沉还没想清楚,就直挺挺躺在沈巍沙发上了。


沈巍轻轻的抚过韩沉的脸颊,再次扬起那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


韩沉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沈巍的床上。“嘶,头疼。”


沈巍坐在床边,给他递了一杯热水,“韩警官昨天喝多了,躺在我这里睡着了。”


韩沉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,衣着整齐也没什么伤痕,这昨晚真的是自己喝醉了?还是沈巍下了药?如果是他下药,那目的是什么?不会就是让自己在他床上躺一晚上吧?韩沉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再四下看看,鸭舌帽已经不见了。韩沉断定,这件事跟沈巍脱不了干系,看来自己要加把劲查查了。


“打扰沈教授了,多谢,我这就先回去了?”


“韩警官慢走,下次别喝那么多酒了。”


送走韩沉,沈巍走回书房里,打开了书房里的暗门……


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1)沈巍×韩沉。

各位小宝贝多担待(๑• . •๑) 




破了字母团的案子,韩沉在黑盾组的日子总算可以缓下心来,可是还没让他舒服几天,上头就给他布置了新的任务。


龙城的政府高管接连失踪,算上今天这起,已经是第五个了。罪犯躲过了所有监控,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人就这样不见了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说来也怪,说是绑架,却没有绑匪打电话来要赎金,要被人谋害,也没有发现尸体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上头领导施压下来,整个警局笼罩着一股低气压。


韩沉捏了捏眉心,搞不懂这是个什么名堂。


“韩神你看!”周小篆把监控来来回回倒了几百次,终于是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。


“你看,这个人!每次在人失踪了的前后,监控里都拍到他了!”


韩沉仔细一看,果然,监控里都出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,穿着T裇牛仔裤,鸭舌帽下露着半张脸。


“查查这个人。”




“查到了,韩神你看。”


韩沉接过材料——沈巍,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教授?照片上的人西装三件套穿的整整齐齐,戴一副细边眼镜。跟监控里的人似是两个人,但仔细一看,眼镜下的面容跟鸭舌帽下露出的半张脸是一模一样。


“查清楚了?”


“面部识别系统核对过了,就是他。”


这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教授,突然换了装扮,肯定有猫腻。


“我去会会这个沈教授。”




来到龙城大学的时候正是下课时间,学校里人来人往,韩沉不禁怀念起自己读大学时候的样子。


“同学,你认不认识沈巍,沈教授。”


“喏,树底下那个就是。”


韩沉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,沈巍穿着白衬衫灰色格子西装马甲,树下筛过斑驳的阳光印在他身上,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韩沉看呆了,怎么看都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读书人,实在难以联系这个人跟连环失踪案有关。嘶,自己怎么能被美色迷惑,韩沉摇摇头,把自己拉回现实。


“你好,沈巍沈教授是吧?”韩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“我是警局黑盾组的韩沉,有个案子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
“你好,不知道,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。”


沈巍把韩沉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“韩警官,请喝茶。”


韩沉简单的把案情跟沈巍说了一下,“不知道沈教授,可不可以解释一下,为什么你总是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。”


“韩警官,你们有证据证明这人就是我吗?”


“我们的面部识别系统还是很先进的。”


“不是我,就算你们的系统识别出的结果是我沈巍,但是,我确实没有再你所说的案发时间去过那些地方。”沈巍的脸上挂着微笑。


“你是质疑我们的调查?”


“想必你们已经调查过我了,我独身一人,并没有什么时间证人。但是,我很确定,我没有我做过这些事。”


虽说这带着鸭舌帽的沈巍次次出现在案发现场,但是警方除此之外,的确没有一丁点证据证明他与此时有关,若与此事无关,为什么又不承认那个人是自己呢?韩沉有些疑惑,如果不是沈巍,那又是什么人。这次韩沉来,也是想探探这人的虚实,看沈巍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,想也是问不出什么,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也没法把人带回去,只得作罢,但是,韩沉始终觉得,此人跟连环失踪案有重要的关系。


“韩警官慢走,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欢迎再来,我一定配合。”




韩沉走后,沈巍坐在办公室微微皱眉,这件事,不简单。




韩沉还是没有放下对沈巍的怀疑,这几日一直暗中跟踪沈巍,这人也真是无趣,除了学校上课,回家,最远的地方就是去超市,没有一点社交活动,酒吧影院从来没去过,学校同事的聚餐联谊也从不参加,就是个与世隔绝的怪人。




这天夜深,沈巍晚课被学生拖着多问了些问题,走回家的路上,穿过一条巷子,遇上了两个劫匪。沈巍只觉得说来也巧,韩沉就在这时候出现了,打跑了人,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。


“多谢韩警官,这么晚了,韩警官怎么在这?”


“沈教授不会是觉得我在跟踪你吧?就许你这大学教授走夜路,不许我这人民警察巡逻了?”


“我自然是不会怀疑你跟踪我,怕是韩警官还没有放弃对我的怀疑,既然这样,让你再审审我也好,我家就在前面,不介意的话,去我家里吧,你也可以搜个证。”


韩沉想想这样也好,就去探探这沈巍的虚实。




沈巍的家里陈设很简单,所有的东西都放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。


“韩警官还有什么想问的,就尽管问吧。”


韩沉平日里审问犯人从来不手软,几次逼得犯人情绪崩溃。可这在沈巍面前,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
“既然韩警官不知道怎么开口,那我就自己说吧。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。”沈巍似是再说别人的故事一般。


“怎么可能?”韩沉一脸震惊,若沈巍真有同胞弟弟他们怎么可能调查不到,身份系统里也识别不出这个人的脸,这不可能。


“我自幼跟我弟弟分开,我在孤儿院时登记的确实只有我一人,我并不知道我弟弟被什么人带走了,是死是活。不过我想,如果你们能够识别到我的脸,想必,那个人就是他无疑。韩警官应该知道,这个世间,被隐藏起身份的人有很多,可以抹去这个人存在世界上的所有证据。你们警局不也有很多被抹去身份的卧底吗。”


说来也是可能,毕竟有很多的暗黑组织,动用了各种手段,抹去成员的身份,近几年在黑盾里,自己也遇到过。


“既是这样,上次你为何不说。”


“我并不确定我弟弟是否还在世。若真是他,也当是我这个哥哥留有一些私心想保护他。只是今日,看起来韩警官还是没有打消对我的疑虑,我这弟弟,若真是做了违法的事,我也不该袒护他,自然应该告诉你。”


“好,这件事我会再去追查,沈教授早些休息吧。”韩沉并不全信沈巍的话,但是既然有了新的调查点,且将对沈巍的怀疑放了放。


“韩警官慢走。”沈巍送走韩沉,摘下眼镜,扬起一抹诡异的笑。




逻辑凌乱了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