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魇

班主任变成自己妈了怎么办?赵云澜×沈巍

大庆提着书包叼着早餐在门口穿鞋,该死,又要迟到了,“诶,对了老赵,今晚有家长会你别忘了!”


赵云澜睡眼惺忪,“这刚开学的怎么突然开家长会了。”


“这不是换了新班主任嘛,想跟各位家长沟通一下。”


“你这都初三下学期了怎么突然换班主任了。”


“原来的班主任不是结婚辞了职呗,我要迟到了,你别忘了啊,晚上八点。”


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
赵云澜最烦家长会这种事,不过这大庆毕竟马上要中考了,自己还是上点心。




沈巍接手这新班级有些头疼。张老师结婚辞职丢下这一个班的同学,马上要中考了,自己对这帮孩子一无所知,第一次开家长会,也是紧张的很。




赵云澜一进教室就看见了沈巍。嘶,这老师……长得也太好看了吧!沈巍白衬衫扣子扣到最顶,贴身的灰色格子马甲衬着这人的腰身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细边眼镜下眼神温柔。


沈巍见赵云澜进来,点头微笑,伸出手来,“您好,不知是哪位同学的家长?”


“老师客气了,我是大庆的家长。”


“位置在那呢。”


“好,多谢沈老师。”


赵云澜想抽出手来去寻大庆的座位,手却还被沈巍愣着握在手里。


沈巍愣了下,急忙松手,露出抱歉的笑容。


赵云澜找到大庆的座位号坐下,边上的家长好奇的看着他,也难怪,大庆十四岁,赵云澜三十二岁,即便赵云澜留着胡茬,这个家长也显得太过年轻了。


“你是大庆的哥哥吧?”边上一个家长问。


“我是他爸。”


“嘶,这么年轻就当父亲了。”


“啧,年轻的时候肯定是……”


周遭的家长小声议论着,赵云澜也懒得理。


沈巍也发现了这件事,看着赵云澜颇有点好奇。




一场家长会终于结束,赵云澜早就眼皮子打架了。从前读书就一到教室便犯困,现在开家长会也一样。


赵云澜起身准备离开,被沈巍叫住了。


“沈老师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是关于大庆,赵先生随我去办公室聊聊?”


“好。大庆这孩子是不是闯什么祸了?”


沈巍给赵云澜倒了杯茶,“其实也没什么,大庆这孩子聪明的很,只是这玩心太重,青春期的孩子,难免有些浮躁,赵先生需要多督促一下他才是。”


“这是自然,只是我平时工作也忙,有时候难免管不住他。”


“我看了大庆的资料,家长里只有您一人,不知道……”


“哦,沈老师刚来,也难怪不知道。大庆这孩子是我领养的,从前读大学那会,我常去福利院做义工,就在那时认识的大庆,说来也巧,我跟大庆这孩子投缘的很,这不,我毕业工作以后,就办了领养手续。”


“原来是这样,赵先生年纪轻轻就带着大庆,辛苦了。”不知为什么,沈巍突然觉得心下一松,似是放下一块大石。


“嘿嘿,我也没尽什么责任,大庆这孩子虽说调皮些,但是学习生活上全不需要我操心,有时倒是他帮着我。”


“大庆这孩子是个好苗子,好好努力,考上龙城高中不是问题。”


“那就多劳沈老师费心了。”


“客气了,赵先生慢走。”沈巍送走赵云澜,拿着大庆的资料,摸着赵云澜那一栏的信息,嘴角扬起一抹微笑。




“你回来啦?”大庆躺在穿上吃薯片看电视。


“你不好好写作业去,就知道玩儿。”赵云澜捡起地上的抱枕砸向大庆。


“我这不是都写完了嘛,轻松一下。”大庆一手接过抱枕靠在身后。“诶,今天沈老师有没说什么。”


“你是做了坏事怕被老师告状吧?”


“嘁,我是这样的人吗。”


“也没什么,人家沈老师夸你呢,你可用点心,别让沈老师跟我失望。”
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说到这沈老师,可是我们学校的男神呢。”


“是吗。”


“可不是,这每天多少女同学女老师围着他呢。听说沈老师现在还是单身哦。”


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,看你的书去。”赵云澜把大庆赶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
沈巍。赵云澜靠在沙发上,想着此人。还真是一表人才,也不知谁有这个好运气能收了他。




大庆同隔壁班的男生在球场上起了争执动了手,原不是什么大事,双方也没受伤,沈巍动了点私心,还是请了家长来。


若是平时,赵云澜接到老师的告状电话肯定烦得要死,可今日接到沈巍的电话,却是有些窃喜,还把沈巍的手机号存进了手机里。


“沈老师,大庆这孩子给您添麻烦了,我回去好好教育他。”


“孩子嘛,难免冲动,总有些磕磕碰碰的,你也不必对他太凶。”


“是是是,沈老师说的都对,大庆,还不去给同学道歉去。”赵云澜拍了拍大庆的脑袋给了他个眼神,大庆有些不耐烦,但又怕赵云澜真生气了,他可打不过赵云澜。


办公室里便只剩下沈巍跟赵云澜。


“那个,大庆的各科成绩都不错,唯独我这英语,他老是不及格。”


赵云澜双手交叠垫着下巴趴在沈巍的办公桌上,“那沈老师费费心,帮我们家大庆补补课呗?”


赵云澜这模样落在沈巍眼里,甚是可爱,沈巍不由得红了脸。“咳……这,学校不允许我们私底下给学生补课的。”


“沈老师,我们这也见过两次面了,这一回生二回熟,咱俩也算是朋友了,来朋友家串串门总行吧?顺便帮朋友的孩子看看功课也不足为过吧。”


“这,这倒不是不行……”
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沈老师不许反悔,这是我家地址,沈老师以后每晚就辛苦来一趟我家呗。”赵云澜扯了张废纸迅速写下地址便逃跑了,深怕沈巍反悔。


沈巍无奈的笑了笑,这人的字,还真是写的龙飞凤舞,句末还不忘画个笑脸。沈巍把纸小心翼翼的折起来,收在口袋里。




于是,沈巍每天晚上都来家里给大庆补习英语,大庆叫苦连天,自己最头疼的就是英语,现在每晚还要对着英语老师兼班主任,偷个懒都不行。赵云澜倒是欢喜的很,毕竟每天都可以见到沈巍。




刚刚半期考完,这些日子的补习也算没白费,大庆的英语成绩有了很大的突破,晚上沈巍给他讲卷子,不知不觉已是十一点了。


“沈老师辛苦了,这么晚了,我送送沈老师吧。”
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行,也不远……”


赵云澜不理会他的推脱,穿上鞋拎着外套就跟着沈巍出来了。


早春的天气,在家不觉得,夜里出来还是有些凉,赵云澜见沈巍只穿着衬衫,便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沈巍身上,沈巍想要拒绝,却被外套上淡淡的香气勾住了,是他的味道。


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着,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了老长。


沈巍似有些紧张,也不知该开口跟赵云澜说点什么,明明想要了解更多,可想来想去除了大庆,自己实在找不出什么话题。


倒是赵云澜先开口了,“沈老师有女朋友吗?年轻有为的,一定很多人追吧。”


“没,没有。”沈巍有些紧张,下意识咬了咬下嘴唇。


赵云澜简直要被沈巍萌化了,差点一个没忍住就在街上吻了沈巍。


沈巍的家也不远,十几分钟便走到了,赵云澜摆摆手目送沈巍上楼。


进门后,沈巍还贪婪得闻着赵云澜外套上的味道,许久才晃过神来,自己怎么还穿着外套,这一路回去别把赵云澜冻坏了。




事实证明沈巍的担心是对的,下午大庆来找沈巍请假,“我们家老赵早上起来发烧了,我想请个假回去照顾他一下。”


“这个……大庆,现在还是学习要紧,这样,你先去上课,我帮你回去看看他,你看行不行。”


“沈老师肯帮忙当然好,只是,会不会太麻烦沈老师了,这……”


“没事,你且放心去上课。”


大庆想,这老师还真是好,为了自己能好好学习,连老赵的事也一并管了。




沈巍去药店买了些药,又到超市买了些水果跟菜,才匆匆赶去赵云澜家。


咚咚咚。


都让大庆这孩子别担心了,肯定是没上课跑回来看自己了,钥匙也不带,真是……赵云澜穿着睡衣贴着退烧贴头发凌乱的打开门,见来的是沈巍,差点没惊掉了下巴。


“咳,我听大庆说,你生病了,他不放心你想请假回家,我怕耽误他学习,就……”沈巍不自觉的低下头,见赵云澜赤着脚在地上,话也没说完忙把人赶回了沙发上。


“你休息会,我给你煮点吃的,大庆不在家,想必你白天都没吃东西。”


赵云澜靠在沙发上,看着沈巍忙碌的身影,甚是欣慰,若是以后都有沈巍在身边,自己这辈子就值了。


赵云澜烧的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,沈巍想叫人吃饭,发现赵云澜已经睡着了,便从房间里取出一床毯子盖在他身上,轻轻的摸了摸赵云澜的头发,像是终于收到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,甜甜的笑了。


赵云澜醒来以后,发现自己家里焕然一新,沈巍趁着自己睡着,连卫生都做好了。


平日里自己跟大庆不是点外卖就是大庆随便煮点什么吃,看着眼前的清粥小菜,顿时觉得有种家的味道。


“那个,昨晚忘记把外套还给你了,许是这样你才着凉了吧。”沈巍有些不好意思。


“不不不,是昨个我自己贪凉洗了凉水澡,不怪你。”


沈巍又给赵云澜切了一盘水果,“吃点水果,补充维生素。”


“沈老师这么贤惠,以后谁嫁给你,肯定幸福死。”


沈巍的脸红到了耳根子,“那个,大庆差不多放学了,我去准备一下晚上给他补课的东西,你吃了药再睡会?”


“沈老师,你对每个学生家长,都这么好吗?”


“这……这是我应该做的……你快去睡吧。”


赵云澜故意逗沈巍的,就想看他这么不知所措的样子,赵云澜断定,自己喜欢沈巍,沈巍也喜欢自己,只是这毕竟自己带着个大庆,两个人又是同性,总归有些不好。


“沈老师,你帮我摸摸看,还烧吗?”赵云澜凑到沈巍身前。


沈巍自然的把手覆上眼前这人的额头,还是有些烫,“这,还是有点烫,你再拿体温计量量。”沈巍突然意识到自己跟赵云澜的距离太近了,自己的手还扶着他的额头,沈巍急忙想把手拿开,却被赵云澜的手一把抓住,“沈老师,你摸摸仔细。”


沈巍觉得自己的身体现在比赵云澜还要烫了。耳边传来了开门声,是大庆回来了。沈巍用力抽出自己的手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。


“老赵,你好点了没?”大庆一进门就看到沈巍跟赵云澜面对面站着,这沈巍的脸怎么这么红,莫不是被老赵传染的也病了?“沈老师,你这脸,怎么这么红啊。”


“哦,没什么,许是刚才收拾东西热的。”


“噢。今天谢谢沈老师啦,我们老赵让你费心了。”


“没大没小的,快去吃了饭,跟沈老师复习去。”


“略略略。”大庆吐了吐舌头不理这两人。


赵云澜也不好在调戏沈巍,冲他眨了个眼,便回房睡觉了。留下沈巍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。




自那日之后,沈巍每次来,都不免被赵云澜调戏一番。有时候赵云澜是遛进大庆的房间,凑在沈巍身边,下巴搭在他肩上询问大庆的学习,嗅着沈巍身上好闻的沐浴露香气。有时候是将自己切好的水果塞进沈巍嘴里,看他羞红了脸。还有时候,赵云澜趁大庆不注意,摸一把沈巍的小手。




日子过得很快,大庆中考了。有了沈巍的帮助,大庆妥妥的考上了龙城高中。


“大庆,你说你这考上了龙城高中,该好好谢谢人家沈老师才是。”


“知道啦,等过些日子回学校我会好好去给人道谢的。”


“不行,这还不够,不如你把人约出来我们请他吃个饭呗?”


“老赵,你不是最讨厌这种请客吃饭的场面事儿嘛,今儿是怎么了。”


“啧,让你约你就约,哪来这么多费话。”


“行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选个地方告诉我,我去约沈老师。”




这顿饭吃的三个人都有些不自在。大庆是因为当着老师的面儿,总有些放不开。沈巍是因为面对着赵云澜不停的眼神攻势,还有桌底下赵云澜“不小心”的触碰。赵云澜则是因为沈巍埋头吃饭不理会自己的满腔热情。


终于是吃完了饭,赵云澜打发大庆去找同学玩,自己主动要求送沈巍回家。沈巍推脱不过,只好同意。


“我到了,谢谢你的晚饭。”


“沈老师不邀请我上去坐坐?”赵云澜不是第一次送沈巍回家,却不曾进过沈巍家门。


“这,时候不早了,改天我再请你到我家来。”


“沈老师,这么热的天,让我去你家讨杯凉水喝呗?”


沈巍拗不过赵云澜,只得把人带进家门。


沈巍的家收拾的整整齐齐,赵云澜坐在沙发上,沈巍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,递给赵云澜。“请喝水。”


赵云澜伸手接过杯子,故意把手覆在沈巍手上,沈巍急忙想抽出手来,拉扯间把水杯打翻了。慌乱间沈巍忙蹲下来收拾玻璃渣子,“嘶……”越慌越乱,沈巍被玻璃渣划破了手。


赵云澜一把抓过沈巍的手,抽了张纸压住伤口,带到水池边小心翼翼的冲洗伤口,又在沈巍的指引下找到了医药箱,替沈巍消毒伤口贴了个创口贴。


“那个,我再给你倒杯水吧。”沈巍想要起身却被赵云澜拉住。


“别了,省的又打碎一个杯子。”


沈巍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在赵云澜面前,总是这么惊慌失措,他一定觉得自己特别蠢。


“沈老师,这万一在打破个杯子总是不好,不如……”赵云澜坏笑,“不如沈老师换个办法给我水喝呗。”


沈巍一时没反应过来,却见赵云澜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嘴唇,竟是领悟到了。


沈巍鬼使神差的倒了杯水含在嘴里,覆上赵云澜的双唇,将水渡进了赵云澜口中,分开。做完这一切的沈巍有些尴尬,自己怎么会这般不矜持。


赵云澜倒是满意沈巍的反应,慢慢靠近沈巍,把人逼到了沙发角落,双手撑在沈巍身侧,“沈老师可不能撩完就走哦。”




一起围观沈老师被调戏,评论上车。大家都喜欢有车,可惜车技不佳,大家关注一下剧情好吗(๑• . •๑) 

评论(21)

热度(2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