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魇

说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(4),沈巍×韩沉。想起来咯

梦很长,一切真实的可怕,韩沉分不清到底哪里是现实,哪里是梦境。




“韩沉,你是我最得意的下属,这个任务,只有你能完成。”


“你放心,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

“只是……”


“陆局您放心,我会注意安全的。”韩沉知道,此次做卧底潜入夜组织凶多吉少,怕是要早做打算了。




“兄弟,借个火呗?”韩沉化名赵云澜,混进了夜组织底下的一个酒吧,明知这酒吧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,警方却一直拿不到证据,赵云澜跟着酒吧老板几个月一无所获,这酒吧老板怕也只是个小喽啰,要接近背后的势利,难,一点线索都没有。韩沉难耐的在酒吧后巷转悠,燥的想抽根烟,却发现自己没带火,见后巷有个带鸭舌帽的男人,便凑上前去。


那人头也不抬,掏出打火机,后巷灯光昏暗,借着火光,韩沉仔细瞅了瞅那人,眼眸低垂,睫毛似是一卷珠帘遮住双目,看不到那人的目光,薄唇吞云吐雾,下巴的线条在烟圈的萦绕下分外美丽。韩沉寻思着,这后巷里出没的多半都是这一带的地痞流氓瘾君子,这美人儿也来做小混混了?真是可惜了。


“谢了。”韩沉转身要走,却又被人叫住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赵云澜。”




韩沉回到酒吧里,见酒吧里的人神色都不似往日,多了些严肃与恐惧,“这怎么回事?”韩沉戳了戳身边的酒保。


“那个人要来了。”


那个人……韩沉寻思着,莫不是组织上层的人要来?赵云澜这几个月只探听到,有一个人负责周围一众酒吧的生意,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只知道他的代号是black。机会来了,这下可以再接近一些了,只是,这该怎么让人注意到自己呢。


black到了,他径直去最里面自己的专属包间,经过韩沉时突然停了下来,“你,跟我进来。”


韩沉一愣,这不是自己在后巷里见得人吗。


包间里的灯光没有全打开,韩沉没有开口说话,想等这个开口,看看局势。


“三天后有个任务。”沈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赵云澜,眼神冰冷,不带一丝情绪。“我会再通知你具体时间地点,拿着这个手机,我会联系你。”沈巍同沈面是夜组织里的杀手,平日里有人“下单”,他们便会出现在酒吧,接下生意。


韩沉不知眼前这人是何目的,自己初来乍到,为何要让自己参加他的任务?韩沉一咬牙,答应了。可这真要让自己去杀人放火的该怎么好呢。




三日后,沈巍带着韩沉出发了。这次的任务,是刺杀一个黑帮的老大。不算是个棘手的事,沈巍没有带沈面来。


可是事情并没有想象之中顺利,黑帮的人个个不要命,一枪射向了沈巍,韩沉不知是当警察本能的反应,还是不忍心这美人受伤,一把将人推开,自己手臂被枪子儿擦过,好在没有打中。沈巍似是杀红了眼,不再恋战,枪枪爆头毙命。




“嘶……”韩沉同沈巍回到了酒吧的包间里。沈巍掏出一个医药箱,丢到韩沉面前,“自己处理掉。”没有一起多余的情感,好歹自己也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。


“你这,不合适吧,怎么说我也是为了救你?”


“不需要,我自然可以避开,无需你出手。”


韩沉这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倒多事了?


“杀手不该有情欲。”沈巍点了根烟。“只有自己的命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沈巍跟弟弟自幼被人收养,养成了冷血无情的杀手,即便是兄弟二人一同出任务,也不会顾及彼此,更不曾在意对方是否受伤,只是这个赵云澜,让自己有些意外,虽摸不清他的目的,但这人让自己多了点好气。


“为什么让我跟你一起去?”


“也没什么,只是最近组织里有人混进来了,你是新来的,试试你罢了。”


“那我通过验证了?”


“你以后就跟着我做事吧。”


韩沉一阵欣喜,这就前进一步了?这枪没白挨。只是沈巍这个也奇怪,说什么杀手没有情欲,自己上药时他又时不时瞥一眼,听到他吃痛的声音,还会皱眉,莫不是自己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的,引得他注意了?


韩沉自然是不知道沈巍怎么想的,不过事情既然开始了,那就别停下。




韩沉跟在沈巍身边,两个人的关系更亲密了些,也慢慢了解了沈巍的事,不由得开始心疼他。若以后有机会端了这组织,沈巍怎么办?韩沉突然有些头疼,舍不得沈巍获罪,可是沈巍犯下太多的罪行了,自己一定不可以手软。韩沉跟着沈巍,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,自然是离组织中心更近了些。便有机会见到了幕后的大老板。


韩沉准备将自己搜集的情报交给联络员,出门前,沈巍却意外到访自己的小公寓。韩沉镇定了一下,把沈巍迎了进来。


沈巍似是喝了酒,“阿澜。”沈巍看着韩沉,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。


韩沉把沈巍扶正,想让他坐下,沈巍却一把抱住了他,“阿澜……阿澜”沈巍只不断叫着他的名字。韩沉一时不知所措,沈巍的胸膛滚烫,吸引着自己不断靠近,韩沉的理智在一点点崩塌,最后将手抚在沈巍的背上,“我在。”


沈巍的头埋在韩沉肩上,嘴里吐出的热气直喷在韩沉的耳朵里,韩沉有些飘飘欲仙。沈巍的手在韩沉身上轻抚,突然一个伸手,掏出了韩沉口袋里的优盘。


韩沉一惊,推开了沈巍,该死,自己这是中了美人计。


沈巍捏着优盘轻笑,“果然是你。”


韩沉闭眼心想,完了,怕是自己小命不保了。


“你们警察办事,都这么不小心吗。”沈巍挑眉看着韩沉,“还是,阿澜被我迷的失了理智?”


“既然你发现了,我便随你处置”


“呵,当真随我处置?”沈巍挑起韩沉的下巴,“这组织是生是灭与我无关,我本就是被困在这局中。若是你想我不告发你,也可以。”


“你想让我做什么。”韩沉知道,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
“阿澜……”沈巍一把扯过韩沉,堵上他的唇,撕咬着他的唇瓣,“我要你。”




评论上车咯

评论(3)

热度(25)